关闭

周伟玲:黑白光影中的彩色世界

2019-08-27 09:25:16??来源:狗万转账_狗万动画直播_狗万代理申请成功-台州日报?? 作者:单露娟 张晨刚

《初见》 本文图片由周伟玲提供

在椒江三甲中学的版画教室,记者见到了周伟玲。她个子不高,圆圆的脸,笑起来眉眼弯弯。1978年出生的她已经到了不惑之年,但言辞中仍带着少女的活泼,就像她的大部分版画作品,内容丰富又不失童趣。

她称自己“心中住着小怪兽”,脑子里常有些奇怪的念头或画面,于是将它们在画中呈现出来。她希望就算等到自己80岁退休了,也是一个可爱的小老太太。

1

周伟玲在大学读的是美术专业。2001年毕业后,她成了椒江三甲中学的一名美术老师。

2010年之前,版画之于周伟玲来讲只是大学接触过的一类画种,以及偶尔出现在美术课本上的图片。直到那年9月,她参加了台州学院“领雁工程”的培训,与版画结下了“不解之缘”。

“当时培训的内容是美教加专业技能培训;后者有陶艺、版画等类,学员可选择一项。”周伟玲选择了版画。在她看来,版画与其他画种最大的区别,在于它是一种不直接作用于布料、纸张本身的美术作品,“它由画稿、雕刻、印刷三个不同的阶段完成,比较难又比较好玩”。

开始学习后,周伟玲渐渐发现自己的不足:“我以往的作品都以景物居多,很少画人物。所以,在进行版画创作时我就发现人物造型中的五官、表情、人体比例等都难以把握。”

看着身边的学员做得都比自己好,周伟玲有点失落。为了突破这种困境,她开始有意识地转换表现形式。

“其他人的作品可能是写实的居多,我就在创作中结合了夸张与变形的元素,充分利用点、线、面的特点,使作品更具装饰性。”这种别出心裁的创作让周伟玲在一众学员中脱颖而出。在得到老师的肯定后,周伟玲决定以后继续坚持这种风格的创作。

培训结束后,周伟玲常常趁着上午没课的时候画画稿,然后晚上回家刻板。因为要照顾孩子,周伟玲只有在晚上9点之后才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她便时常刻到夜里12点才休息。

周伟玲评价自己不是属于有天赋的人,所以要勤奋一点。创作时,她通常会确定一个主题,每画一张记上编号,直到画满一百张为止。她相信笨鸟先飞的道理,“量变才能产生质变”。

创作过程难免有压力、痛苦、焦虑。“不过,最后翻看自己积累的一本又一本的手绘稿本,还是很有成就感的。”她说。

2

周伟玲最初的创作以想象类作品居多。她习惯以女性视角切入,以现实生活为基础,作品内容多表现母女关系,画面体现了满满的“少女心”。

就如《初见》,这幅作品创作于女儿刚步入青春期的年纪。画面由女人、鸟兽、月亮、水、果实、长矛等元素构成。周伟玲解释,鸟兽、月亮、水等是繁衍生息的隐喻,森林、果实等象征着生命的延续。“我家丫头那时候经常会问,当青春期撞上更年期,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的。然后我就说除了风花雪月,还有满目疮痍。于是又加了一些象征着战争的冷兵器,表示我们母女之间的不可避免的‘冷战’。”

2018年,一位画家朋友对她说,她的作品表现的都是自己,题材太窄,能不能换个主题。这位画家朋友还给她出主意,尝试表现大陈岛垦荒精神创作。

“正好我父母是援疆知青,跟垦荒队员有许多相通点。”周伟玲说。她决定试一试。

为了完成这个系列作品,周伟玲找了许多资料,还多次上大陈岛实地采风。在岛上,她除了拍照片、画速写外,还与当地的老垦荒队员交流,听他们讲以前的故事……

在这个过程中,老垦荒队员的形象,一个个刻进了周伟玲的脑子里。比如老垦荒队员金可人,经常给前来采风的年轻人唱垦荒队员之歌,每次唱,眼圈都会红。

不久前,临海受灾,周伟玲的一个女性朋友独自带着冲锋舟去临海救灾。“一个弱女子在那么恶劣的天气里去救灾,真了不起。”她深有感触。

大陈岛也是常受台风袭扰之地,且在海中,浪高风大,抗台压力不小。于是,她将老垦荒队员和解放军战士顽强抗台的故事,也体现在这组版画之中。

周伟玲对这组版画要求很高,一边创作,一边修改。创作到后来,回看之前的作品,不满意的,丢掉,重新创作。如此反复,至今留下了五六十张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。

3

虽然年过四旬,周伟玲依然活得很幽默,很青春。

“你是大海我是浪”“如果你觉得自己整天累得像狗一样,你真是误会大了,狗都没有你这么累~”“小李飞刀成绝响,人间再无楚留香”……这些有趣的句子分布在她数不过来的手绘本之中。

“像我这个年纪,还要去倚老卖老的话,学生会嫌弃的。”周伟玲深知学生心理。她放下老师庄重严肃的形象,和学生打成一片。

因为热爱版画,爱护学生,周伟玲的版画故事又增添了新的颜色。

2011年,三甲中学成立版画社,由周伟玲负责教学。

周伟玲还记得版画社第一届的社长小金(化名)。那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男孩子,因为家庭环境原因,戾气较重,从来不交作业,还在课堂上各种捣乱。“这样的孩子,硬来治不了他,我让他当版画社社长。”周伟玲说,“权力大了,责任也大了嘛。”

果然,当了社长后,小金有了明显变化。“他上课开始认真听讲,还将其他不听讲的孩子也管得服服帖帖。”社团展演时,周伟玲派他当代表上台展示作品。下台后,他说自己很紧张,声音都是颤抖的。周伟玲宽慰他:“我一点也没听出来,你表现得很好,以后得保持下去。”

之后,小金在版画社当了三年社长,最苦最累的活儿他带头做,无怨无悔。毕业后,仍时不时回校看望周伟玲。

学校里还有一名特别的学生,成绩很差,只会写自己的名字,数数只能从一数到十。大家私下都觉得这个学生是个傻子。

“但是,这个孩子有特长啊,无论玩什么游戏,他一个硬币就能玩通关。有几个聪明人比他玩得好?”周伟玲说。

她发现,这个孩子可能不是很聪明,但他“专注”,只要交给他一件力所能及的事,他一定心无旁骛地做好。

周伟玲让他来参加版画社,教他画画。她还鼓励他随便画,想画什么,就画什么。

时日久了,这个孩子也有了自己的版画作品。

每当有社团展演的机会,周伟玲总不忘将他带上,以及他的作品。

初中三年,这孩子除了上课,其他时间都坐在版画教室里学习版画。周伟玲给他布置任务,他便安安静静地完成。

如今,这个孩子毕业多年,但每次在路上碰到周伟玲,他都会毕恭毕敬地向她鞠躬,问好。

很多人对周伟玲说,这样的学生碰到你真是福气。周伟玲答道:“毕业多年的学生,每次路上碰到都给我鞠躬,这是我的福气。”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
?狗万转账_狗万动画直播_狗万代理申请成功版权所有